王二麻子

苦逼大学生,更新随缘。

直接点,俺爱竹星老师

        大家好,俺是麻子,这是竹星老师温迪色纸和金属书签的抽奖返图。(在教室拍的,条件有些简陋)悄咪咪艾特下老师哈哈哈哈@竹星 

        在这里我要赞美竹星老师,真的真的特别用心,柄图已经是美到不行的程度,简直是可以挂到卢浮宫的艺术品,但是实物又再一次让我震惊到说不出话,无论是色纸还是金属书签,都是质感满满,精致到不行!除了这些,竹星老师还送来了自己的亲签和亲笔信,苍天啊,是俺会感动到想哭的程度!真的很佩服老师有一双巧手的同时还有如此厉害的想法,不愧是很优秀的画师!整张图上面有很多关于温迪的小巧思和小设计,细节感满满的同时还有十分舒服的配色!真的真的非常厉害!

        俺觉得这就是创作者吧,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去赋予角色灵魂,创造或者续写他们的故事和传奇,为观众带来感动。

        希望老师可以在未来继续带来这么优秀的作品!也希望各位旅行者能够更加喜欢巴巴托斯!风起的时候,我们一起来吃个苹果吧!



图一是自己画的小挂件设计图

图二是自己画的手机壳设计图

很业余

画着玩玩

觉得大爱心还挺可爱的哈哈哈

求带

家人们,好不容易下好了扭曲仙境,但是玩法完全搞不懂啊(╥ω╥`)  

求扩列,求一个大佬带带我,谢谢π_π

QQ:806573620

五郎:旅。。旅行者,可不可以,不要捏我的耳朵了。。

(终于画完了,非专业,纯兴趣,画技很差,呜呜,我画不出五郎万分之一的可爱,盔甲我真的不会画,大家不要太纠结,爱你们😘😘)

又来修图啦!

不得不说黑天鹅真的很绝!

一张加了月影,一张没加月影,两张不一样的感觉!

泰亨真的帅!

自修,抖音上学的,今天实践一下!

春日恋曲

学生,好朋友人设

小甜饼,he,一发完。



        当田柾国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已经盯着金泰亨很久了。

        也许是害怕如果再盯久一点,炙热而滚烫的心意就会偷偷从自己的心底跑出来,田柾国撤回了在金泰亨瓷白脖颈处巡视的目光,转而开始盯着课本发呆。

        “啊,长的真好。”田柾国在内心感叹。“怎么能有人长成无论在干什么都像是在拍画报的样子啊!”

        确实,金泰亨长着一张近乎完美的俊秀脸蛋。

        他的眼神总是沾染着蓝灰色的忧郁和深情,好像永远充盈着诗意。田柾国无比渴望着能被这样的目光注视,他迫切的想要探究这眼神背后令人沉醉的秘密,看看是否能够挖掘出与他相似的情绪。

        但大许是因为越是希望,就越是小心翼翼。在田柾国暗恋金泰亨的这一年零二十三天里,他所能想象出的最出格的行为都在梦里对着金泰亨做了个遍,而现实中他却纯情的像个没谈过恋爱的辣鸡小学生一样,每天只能借着好朋友的名义和金泰亨勾肩搭背来小小满足一下自己。

        于是,纵然已经暗恋了金泰亨这么长的时间,两人的关系却还是在好朋友这一层原地踏步。

        为了打破这种僵局,田柾国决定请教他的同桌——恋爱大师朴智旻先生。

        面对田柾国这种“长的尚有几分姿色”的怂b,朴智旻表示:“请直接勾引。”

        “怎么勾引?”田柾国皱了皱眉。

        “哎呀,这都不懂。”朴智旻很是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田柾国的脑袋“勾引,就是,emmm,你知道小猫吧!就是,时不时的伸出爪子挠他一下一下,再迅速跑开,这讲究的,是一种若即若离的亲密感,懂?”

        听完这话,田柾国低下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管田柾国懂没懂,反正朴智旻是觉得这事儿他管不了,于是便翻了个白眼,继续趴桌子上睡觉去了。

        从那天起,田柾国对金泰亨的打量就变得越发肆无忌惮起来,他开始对着金泰亨做一些暧昧的小动作,比如:捏捏耳垂,挠挠下巴啥的。每当金泰亨用探究的眼神看着他时,他就会很自然的停下手上的小动作,然后再一脸平静的看回去。

        时间长了,金泰亨逐渐从中咂摸出几丝不对劲来,他的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十分荒唐的想法。

        “田柾国,他,他不会是喜欢我吧?”

        带着这种想法,金泰亨再看到田柾国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起来。

        若有若无的触碰,过分炙热的眼神,似是而非的撩拨和距离过近时候无法忽略的心跳声,这些细节开始在金泰亨的心里生根发芽,他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种亲近,反而期待着来自田柾国的每一个小动作。

        “糟了,我不会被掰弯了吧?”

        带着内心的惶恐,金泰亨开始有意识的躲避田柾国,仿佛这样做,就可以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

        但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躲闪让田柾国的眼神逐渐变得暗淡了起来。

        于是,觉得自己被无声拒绝了的田柾国,又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恋爱大师,朴智旻先生。

        “你说什么,他开始躲着你了?”朴智旻放下手中的笔,一脸惊讶的转过头来。

        田柾国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

        “你说,是不是我做的太过火了?”

        “过火,过火个头啊,以我的经验,他开始躲着你,就说明。。。”

        朴智旻招招手,示意田柾国附耳过来。

        田柾国很听话的趴下,然后就听见朴智旻说“这事儿,有门!”

        一听这话,田柾国精神了

        “那我下一步该怎么做?”

        “emmmm,本来吧,你这事挺麻烦的,我不想帮忙的,不过,如果你给我点报酬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报酬,你说”

        “就喜欢你这种爽快的人”朴智旻很是高兴地拍了下桌子。

         “学门口新开了一家炸鸡店,请我吃五顿炸鸡,这人,我必定帮你搞定!”

         “成交!”

         “老板大气!”两人很愉快的握了下手,这事儿,就算是这么敲定了。

        傍晚放学,两人坐在炸鸡店里,朴智旻正拿着鸡腿大快朵颐,边吃还不忘给田柾国传授恋爱秘笈。

         “他开始躲着你的这个时候,你不能怂,一定要乘胜追击,从小猫呀,进化到大老虎。重点在于,让他看到你男子汉的一面。”

         “男子汉的一面?”

         “对,哎呀,给我倒杯水,噎住了”

         田柾国赶紧给朴智旻到了杯水,朴智旻接过喝了一口,略微顺了口气,才又开口。

         “对,就是男子气概。你别管为什么,照做就行。相信我,没错的!”说完这话,朴智旻又把自己油汪汪的爪子伸向了田柾国的炸鸡,原来他自己那只早就吃完了。田柾国摇摇头,起身付了钱就走出了店门。

        回家路上,他一直在思考朴智旻的话,男子气概他有,可是怎么不露痕迹的展现出来呢?后来几天,田柾国每天都在等机会,等的人都快蔫儿了,可机会它还是没到。

        但他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最终引起了金泰亨的注意,金泰亨以为是因为自己最近总躲着他走,才导致田柾国提不起精神。

        于是为了让田柾国重新支愣起来,金泰亨只能硬着头皮,顶着尴尬与田柾国“和好如初”。

        田柾国虽然一脑袋问号,但还是忍不住开心起来。一连好几天,他的兔子尾巴都快翘到天上了。朴智旻看他这高兴劲儿,以为事情成了,便在某节语文课悄悄问了下田柾国情况。结果他就听到田柾国说:没成啊。

        “没成?那你高兴啥?”朴智旻有些惊讶,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几分,于是,两人瞬间成为了全班的目光焦点,并喜提到走廊罚站一节课的“奖励”。

         “嘶,语文老师这粉笔扔的越来越准了。”朴智旻皱着眉,轻轻地揉了揉额头上被打出来的包。然后他扭头看向田柾国,一脸期待的说:“哎哎,说说你俩的事儿呗,为啥没成啊?”

        “没有为什么,我总感觉他对我没那个意思。”田柾国声音有点丧,头也微微垂着。

        朴智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相信哥们儿,金泰亨他绝对对你有那个意思,可能是他自己没注意到,这样,暗示没用的话,咱们就打直球,直接告白,看他答不答应。”

        “直接告白?万一被拒绝了怎么办”田柾国有些为难。

        “啧,是不是男人了?拒绝怎么了?不要怂,干就完了!”

        “敢情告白的不是你啊,站着说话不腰疼。”田柾国拍开朴智旻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然后翻了个白眼,靠着墙壁,默默思考了起来。

        朴智旻看他不理自己,撇撇嘴,也靠着墙闭目养神起来。

        两人在外边罚站,金泰亨在教室里面是思绪万千,根据刚才朴智旻的失言,他大概也猜出来最近田柾国的各种迷惑行为应该是朴智旻给他出谋划策的缘故。金泰亨知道田柾国是个直男性格,但也实在是无语于他谁的话都敢相信,难道他的脑子也被肌肉填满了吗?金泰亨越想越觉得搞笑,他心想自己不应该再回避田柾国的情感了,于是他决定面对田柾国那份滚烫的心意。

        一下课,他就拉着田柾国去了天台,拉人的时候还不忘拧朴智旻一把。朴智旻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眼含热泪地目送着两人上了天台。

        一到天台,金泰亨就直接说:“田柾国,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这问题问的田柾国脑子一懵,他心想“这人怎么抢我台词呢?”

        金泰亨眼看着田柾国愣在那儿了,就知道他又在想一些有的没的,于是他牵起田柾国的手轻轻捏了几下,感觉到金泰亨手上的动作,田柾国才回过神来,他又站在原地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憋出一个“是”字来。

        金泰亨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耳朵,觉得可爱又好笑,于是便忍不住笑了起来。田柾国听到金泰亨的笑声,有些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睛。金泰亨笑完,拉着田柾国的手轻晃了几下,他舒了口气,然后仿佛要下定某种决心一般,盯着田柾国的眼睛说:“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啊,什么,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的意思是让我做你男朋友?”田柾国还有些发愣。

        “对啊,需不需要我打你来验证你不是在做梦?”金泰亨说着就抬起来手,佯装要动手打人的样子。

        田柾国抓住他升到半空的手,清了清嗓子说:“不,不用了。交往第一天就被男朋友打有些没面子。”

        金泰亨笑了笑,然后反勾住田柾国的手,问:“走吧,去吃饭?”田柾国垂着眼,又将金泰亨的手抓的更紧了点,才回答:“好。”

        两人的事情终于成了,田柾国很高兴,欠下朴智旻的四顿炸鸡他一顿没少的请着朴智旻吃完了,朴智旻为此整整胖了五斤,但他胖,并快乐着。毕竟没有人能拒绝喷香流油的炸鸡呀!

        金泰亨与田柾国之间隔着无数次青涩的试探和心照不宣,所幸在田柾国小心翼翼地靠近时,金泰亨并没有逃开,他在想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后,也向着田柾国奔赴而去。所以说,有的人,是命中注定。





新年快乐,第一次写正泰,希望大家喜欢!



        

        

        


         

          

         

          















夏日的犁痕

久违的虫铁  短篇

本故事内容与人物纯属虚构,如有不合理。

别问,问就是平行宇宙。





    stark先生答应和Peter来度假的时候,是有些勉强的,他当时正在调试战甲的部分新功能,神情极其的专注。所以当听到Peter兴致勃勃的提议时,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他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用他一贯的语气问道:“嗯? kid,你知道我很忙。”

    “可我想和您去!拜托了,您偶尔也得给自己放个假吧!”

     stark总是对Peter这样略微带点撒娇意味的语气没有办法,于是他叹了口气,“唉。。去哪?”

    意识到stark先生的语气已经软了下来,Peter眼睛里的喜悦已经快满溢到滴出来了,于是他飞快的把自己连夜赶制的惊喜计划书递到了stark面前。无奈,stark只得放下手中的螺丝刀,接过了那份有些粗糙的计划书,他用五分钟大致翻阅了一下,然后又叹了口气。

    “Peter,我庆幸你不是我公司的员工。否则一定没有客户愿意和我们合作的。现在你可以先告诉我,为什么度假的地点要定在Harris先生的乡下别墅吗?”Peter有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回答道“因为我没有资金去别的地方了。”

    两人之间出现了良久的沉默,stark一时竟被这个理由噎到,但他看着Peter充满渴求的双眸,还是认命的点了点头并强调到“下不为例。”

    

––––––––––––––––––分界线–––––––––––––––––


   到达别墅是次日的晚上,别墅的主人,Ben叔叔的好友––Harris先生十分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他花白而稀疏的头发因为激动而微微地在头顶颤动着。餐桌上老爷子还在滔滔不绝地表达自己的喜悦以及对他们的欢迎,并热情的为两人介绍了周边地带可以进行的娱乐活动,只是Peter和stark实在累的不行,两个人都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回应这个老年人过分的热情,等到用餐结束,两人连行李都没有收拾便直接睡觉了。

   虽然stark对这样的环境有些不满,但当他和Peter并排躺在Harris先生的卡车后车厢,伸手去触摸那在空气中缓缓流动的风时,他心中的不满便烟消云散了。

  流金般的光束穿过树叶间的隙影,照亮两只手上微微站立的汗毛,它把蜂蜜倾倒在这后车厢,让人不禁想要伴着这甜蜜的气味安然入睡。Peter轻轻地勾了勾stark的小拇指,然后偏头对他笑了笑,“您看,这儿不是很好吗?”stark也偏头看他,然后难得的肯定了Peter的话,他回答道“确实很好。”peter笑了笑,然后看向stark的目光深处,似乎想要探究那里是否有太阳存在,所以才这么明亮的摄人心魄,然后他在那平静的目光之下,突然凑过去舔了舔stark的唇角,永恒而温暖的阳光下,peter温热的鼻息扑打在stark的左脸颊上,充斥着一种无言的缠绵。

   过了一段时间,Harris先生停下了车,这表示他们到达了目的地––一片被高耸树木和花草包围的碧绿湖泊,湖面闪烁着丝绸般的灿亮,景色优美的像是副油画。Harris先生从车上搬出了钓鱼的器材,于是三个人开始坐下钓鱼。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好似你问出了一个问题,却不知道答案什么时候会有。peter毕竟是个少年,坐了一会便坚持不住了,他把钓竿一扔,脱掉上衣就要下湖游泳。Harris先生吐掉嘴里的香烟,腾出一只手拍了拍stark的肩膀,笑道“这孩子,急躁得很,您可得管着他点,千万不能太纵容他”

  “年轻的男孩总是得吃点苦头才行,他会成长的。”

   两人说话的工夫,peter已经跳进了湖里,温热的湖水包裹着他年轻的身体,像恋人轻柔的触碰,peter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缓缓地在湖中游动着。

   暮晚时分,Harris先生和stark结束了他们的垂钓,两人取得了8条鱼的好成绩,而peter游完泳后则在躺椅上盖着草帽睡了一下午。时光在这个午后仿佛以0.5倍速流逝,stark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和闲适。

   超级英雄的生活是由拯救,牺牲和责任拼接而成的,责任是强大能力带来的枷锁,在他成为钢铁侠的那一刻,他便永远不属于自己了。终日奔波忙碌,却还是要承担民众的质疑和反对,再坚硬的骨头都会被现实的重量压弯,即使他是钢铁侠,也不能保证所有一切都走向美好的结局。心灵早已经劳累异常,却还是得强撑着,你问他是否厌倦这样的生活,stark会回答你,他没得选。

   因此,stark很感谢peter给了他一个能够放松的理由。

  


   男孩吟唱关于爱情的歌曲,在他心中放牧着世界的星星和微风。


––––––––––––––––––分割线–––––––––––––––––

   夜晚很快来临,漆黑洒落于床铺,点点星光被关在窗外,低哑的喘息在唇间被牙齿磨碎。

   stark整个身体的周围,都拥有peter的手臂。身体和身体之间的骚动撩拨心弦,皮肤触碰的地方似有火焰燃烧,暧昧的水迹留恋于夏日的犁痕。两个人用身体奋力相爱,将彼此拉入欢愉的坟墓。

   直至星光也已隐匿于云层之后,雨滴造访窗棂,梦境才姗姗来迟。

   

   

   


   



   

    

     

     

     

复生 .他与他

最近入了复生的坑

太冷了实在,所以决心要自己产粮!




   Kieren觉得,他的人生至今为止都像极了一只被猎枪射出的子弹击穿心脏的兔子。

   他曾那么轻易地被潮水般的悲伤击倒,他的血液从血管中流出,生命消失,躯壳在阴冷潮湿的土壤中腐烂。死亡的黑暗遮盖了他的棕色眼睛,同时也蒙蔽了他的感官。

   在孤独中长眠,这本该是他人生的结局。

   可是,在那个雨夜,他破土而出,重新感受到了风和雨,感受到了这世界。

   



   Kieren躺在Simon身边,用手指触摸他脊背上发青的疤痕。

   “这是怎么弄的?”

   “哦,你指那道伤疤?”Simon撇了撇嘴“没什么大不了的,关于它可没有什么童话故事。”

    Kieren笑着亲了亲Simon的肩膀“oh,Simon,你就像百慕大一样。这很令人着迷,你知道吗?”

    Simon闻言翻过身抱住Kieren,昏黄的灯光为他青白色的面庞镀上一层暖意。他的视线直直地撞进Kieren的眼睛,“你知道,就像光亮之于飞蛾,你更令我着迷。”

   轻啄了一下Simon的嘴唇,Kieren拍了拍他的脸,“收起你那腻人的情话吧,我们该去看看Amy。”

   “yes,sir。”

  





   两人穿戴整齐,来到墓园里。

   灰色的天空下沉睡着这片灰色的墓园,干枯的树木,偶尔几声乌鸦的低鸣和形形色色的墓碑及其上的墓志铭是它的主旋律。

    Kieren认为, 一口棺材,一块墓碑,是绝大多数人的最后归宿。墓园慷慨的接受着俗世中死去的上帝之子,给予他们灵魂安息的乐园。它是我们早已死去的母亲,在存在之初便等待着每一个流离失所的孩子重新找到故乡,无论善恶,无论性别,无论人种,她亲切地把所有人拥入她的怀抱,并在夜幕与死亡的交界处为他们唱响送葬的挽歌。

    “my bdff,这是我们重生的地方,却也是你最终离开的地方,愿你的灵魂在此处安息”

    Kieren将一束玫瑰花放在Amy的墓前,她适合这种鲜艳而热烈的颜色。Simon上前拍了拍Kieren的肩膀,以示安慰。

   Kieren扭过身子牵起他的手

  “走吧,她很好,我知道。”





   他们在车站的长椅上坐下,夕阳金黄色的长尾将铁轨漆成锈红色。

   “so,背叛了你的信仰,不后悔吗?”Kieren看向Simon

   “后悔吗?”Simon将手中的酒瓶放下,双手交叉“当我为你挡住那颗子弹的一瞬间,就算是上帝或者是撒旦也不可能让我后悔。Kieren,现在你才是我的信仰。”

   Kieren看着他,很久没有说话。最终,他近乎虔诚地捧起Simon的脸,然后吻了上去。

   他们的嘴唇同样冰凉,两颗不会跳动的心脏在无言中讲述着一个爱情故事。这份爱使他们完整,为他们注入了缺失已久的活力。

   “如果Kieren愿意,他会吻他直到天荒地老。”Simon想。





   与Simon分离后Kieren回到了家。

   在他床上摆着一副画,画上是袒露背部的Simon,他的伤疤在画纸中没有那么狰狞可怕。

   Kieren拿起笔,进行了一点加工。

   他为疤痕周围画上了一些蝴蝶,就好像那些蝴蝶是从伤口中飞出。